娇艳的绝色美人妻吮吸着我的阳具709

我的邻居张欠叔叔是父亲以前的老部下,由于老爸退伍后对他的相助,使得原本一无所有的他近年生意上有所起色,加上他本身不错的生意头脑跟在部队留下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在前年一次赌命似的生意波澜中成了胜者,身家过了亿。

张叔叔是个重义气的人,或许部队回来的前辈们大都这样。他感激父亲以前的帮助,所以特意买下了我家隔壁的套房,跟我们做起了邻居,并对我疼爱有加,经常叫我去他家玩,不时还偷偷地塞钱给我。

张欠这个人跟他的名字一样,身体上欠缺了些东西,他在当年打越战的时候被子弹打中了肾脏,还是父亲将他从战场上背了回来,后来因为医院的医疗设备差,他被强行摘掉了一个肾,这使他现在的性能力大大下降,至今仍然膝下仍无一儿女,所以他将我像儿子一般地看待,对我疼爱有加,而似乎老天是公平的,张欠拥有一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妻子,叫肖韵云,有着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并有着一米七窕窈的好身材,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丰满圆润的翘臀,以及那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乳房,配上细腻柔滑的肌肤,活脱脱一位火辣尤物。

由于她只大我七岁,加上两家窜门比较频繁,所以她跟我走得很近,经常叫我去她家陪她玩,或看看碟或打电脑游戏。

韵云姐的国文水平很好,我想我之所以国文比其他科目强应该都是拜她所赐。她现在是我们学校的国文教师,教我们班语文,在学校我叫她肖老师,而出了校门我则叫她韵云姐。

韵云姐穿衣服很开放,她喜欢穿尼龙透气布料的连衣裙跟有带子的高根鞋,而且大都低胸,因为她觉得这才能衬出她的好身材,而在家喜欢穿紧身的韵律裤跟宽松的T-shit,而且她穿韵律裤时一般都不穿内裤,每次看到她那晃来晃去饱满高翘的屁股我那18MM的阳具都青筋暴涨地在裤子上撑起帐篷。

张叔叔给韵云姐配了辆奔驰轿车,但她一般都不开去学校,说是影响不好,所以每次上学她都跟我搭公共汽车去,而我因为比较喜欢踢球,所以放学都是她先走,我则跑去球场。但每次都是我先回到家,她才姗姗赶回来,我就一直觉得纳闷。

直到有一天,让我发现了韵云姐不开小车的秘密。

那天放学,我照往常一样踢完球搭上回家的公共汽车,这个时段搭车的人特别多,一上车就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拥入车厢。后续的人群不断挤进,当我站稳的时候发现右手边站着位打扮妖冶的少妇,她穿着粉红紧身的超短连衣裙,前面低胸的叉开得很低,前面两条布带延著乳房往上到颈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而背部露出了一大块,而更令我喷血的是,她衣服上并没有胸罩的条纹痕迹,而那两颗硕大坚挺的奶子看上去有E罩杯了吧!!我忍不住瞄向她那亮丽卷发下的俏脸……

啊!这不是韵云姐吗!我差点叫了出来,然而我在心里暗自思捋著:“她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跟我同个站上的车啊,她去了哪里?”正当我不思其解的时候,我看见韵云姐微张著魅眼,雪白的牙齿轻咬著湿润的下嘴唇,一副痛苦的模样,我刚想开口,发现在她后面一个比她矮上半个头的民工打扮的大叔正在用他的手扣挖著韵云姐那浑圆的屁股,而她扭动着屁股往,脸上浮现著痛苦的神色,这一幕看得我血脉沸腾,球裤里的家伙不安分地翘了起来。

我心想:“不能便宜了那个傻蛋民工。”便随着人流一挤将民工挤开了去,民工不忿地望向我,而刚接触到我愤恨的眼神便乖乖地挪开了。我渐挪站到韵云姐的背后,车内沙丁鱼似的人流拥著,将我和她紧紧地挤著贴在了一块,韵云姐象棉花一样柔软的身体立刻压在我身上,前面的人挤的已经没有一丝缝隙,后面的人还在拚命的往前拥,借着拥挤,我努力的享受着韵云姐身体的触感。

韵云姐身高跟我差不多,她的臀部刚好处在我小腹的三角部位,借着车身的摇晃摆动腰部,早已硬梆梆的肉棒贴在韵云姐屁股中间的裂缝上摩擦,隔着薄薄的衣服,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热乎乎的肉感。

我逐渐加大力度,双腿分开向前靠拢,夹住韵云姐的大腿,腰部也用力向前压迫丰满柔软的屁股,硬梆梆的肉棒开始挤在屁股沟里上下左右的蠕动,可以感觉到韵云姐屁股上的嫩肉被我弄的左右分开。

而她竟然主动地将屁股向我的肉棒挺来,似乎对我的非礼十分享受。我逐渐放大胆量,索性松开吊环,双手从人缝里向前探,缓缓的放在腰间,借着拥挤轻轻的抱住她的腰,哇!感觉比想像中还要细。

我随即晃动腰部,下腹紧紧贴在她屁股上,我逐渐放肆起来的抚摸,可以感觉到她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我一步步的加大力度,伸进短裙里的双手贴在韵云姐完全裸露在T字裤外面丰满的屁股上,挑逗似的抚摸那里滑嫩的肌肤……

薄薄的超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我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韵云姐的嫩面绯红,呼吸开始急促……

我探进T字内裤的边缘,抚上韵云姐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她隐秘的草地。发现这里早已泛滥成灾,我拨开湿漉漉的内裤,摸向了韵云姐神秘的花园……突然碰到一根硬硬的东西,正在有旋律地转动着,随着它的转动在她的周围不断地流出滑不溜手的淫液,将我整个手掌都打湿了。难道是电动阳具?没想到在韵云姐平日端庄贤淑的一面下竟然还隐藏如此淫荡的一面。

“韵云姐……”我吐著深深的气息在她耳边念出她的名字。

“喔……小健……怎么会是你……喔……嗯……”韵云姐转过半个头来幽幽地望着我。

“韵云姐……你的屁股好有弹性……夹得我好舒服喔……”我贴在韵云姐的耳边很小声地说到。

“小健……怎么是你……不……不要……嗯……喔……”韵云姐说着边小幅度地随着我按向电动棒的手不断扭著屁股。

“韵云姐……原来你每天都比我晚回……就是为了穿得这么火辣让男人非礼你……”我左手抓住电动棒的柄将震动调至最强顺时针最大幅度地搅弄她的蜜穴,伸出右手紧贴在她两片肥而挺翘的屁股缝之间,中指不断撮弄她早已被淫液浸湿的屁眼。

“啊……不要……喔……小健……我是你姐姐呀……喔……我老公是你张叔叔啊……”韵云姐口中说著翘臀却越发紧凑地向我扣著屁眼的手挤来。

“不行……谁叫韵云姐那么诱人……我好喜欢你……”我淫欲高涨,索性在球裤边掏出了早已血脉贲张的老二,抵住了韵云姐的菊花蕾,那里早已被淫液滑得一塌糊涂,我腰一沈,稍一用力,挤开了洞口的嫩肉,直挺挺地插了进去。

“啊……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插我的屁眼……”韵云姐发出细微的哼声,洁白的牙齿咬著性感的红唇,苗条玲珑的身体轻轻扭动着。我感觉到她壁内的嫩肉包围着我的老二并在不断地收缩,我开始了开始很小幅度的有节奏的抽插,并用右手的中指狠狠地抵住按摩棒往内按,食指在韵云姐那粉嫩而敏感的阴蒂上划动,一下,两下,三下……

“喔……喔……嗯……”随着那小幅度的运动,那肉棒又更为深入体内,而韵云姐喉咙深处的闷绝叫声也愈叫愈压抑不住。

我开始袭上她的胸乳肆虐,从那层薄薄的布料中被剥露出来的丰满娇挺的嫩乳,好像韵云姐苗条纤细的身段上翘起著两个饱满的小丘,和臀部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半球形,我粗大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两个肉球尽情地揉弄著。

蜜穴里的电动棒搅弄著淫液来回地旋转着,我感到插在屁眼里的阴茎被电动棒旋转而顶起的臂肉不断抚弄著龟头。

“韵云姐……你出门小穴里……还插著电动棒……好淫荡喔……”我硕大的火棒在她的淫穴中贯穿,粗壮的蘑菇头不断刮弄著穴壁上的肉粒。

“不要……你不要跟张叔叔说……喔……”韵云姐扭动着身躯,充满弹性的翘臀挨着我的小腹使劲地旋转。

“我不会说的……但你要乖乖让我插哦……”丰满雪嫩的乳峰我的魔掌中扭曲变形,揉面球似的被揉搓的一片潮红。

“好……我让你插……”韵云姐的美目微张,肢体发生很大的扭动,喉咙深处还发出好像在抽泣的声音,那是因为性感带被人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

“韵云姐……你的屁眼好紧……里面好滑啊……”我运用那巧妙的手指,从下腹一直到大腿间的底部,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食指将电动棒往淫穴最深处死命地塞,粗壮的肉棒一抽一插不断摩擦她屁眼里的嫩肉。

“不……不要……说这么淫的话……我受不了……”韵云姐的后庭蜜洞不自主地收缩夹紧我的阳具,而前面的花芯也由于电动棒的扭动不断地从深处渗出花蜜。

“但是你的屁股好翘好有弹性…我好想用力插喔…”我说着边捧起她的柳腰,挺起阴茎往她屁眼深处一记强顶。

“啊……不行……这里好多人……”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两颊绯红地在我耳边低喘。

“在这么多人面前插你屁眼……你好有快感吧!”我粗大的阴茎不断挤进又抽出,中指和著淫液压在她肿涨的阴核上使劲地揉搓。

“呜……好刺激……好粗……你的东西好粗啊……”韵云姐的屁股死命向后挤着我的阴茎,丰满的乳房对着车内的扶柱不断摩擦。

“韵云姐……叫我插你……”

“不……不要……我……说不出口……”

“说啊……韵云姐……”我将粗大而坚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

“啊……我说……我说……插……插我……”

“再火辣一点……”

“你饶了我吧……我……我说不出来……”

“不说么……韵云姐……”

我灼热的龟头紧顶住柔嫩的菊花口,粗大的肉棒在韵云姐紧窄的蜜洞中威胁地缓慢摇动,猛地向外抽出。

“别……啊……我说……”

“来…贴在我耳边说……”

“干……干我……用力地干我……”

“继续说……”

“操……操我……我好喜欢小健操我……操死我……”

韵云姐耳边传来我粗重的呼吸,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她的耳朵。我巧妙地利用身体隔断周围人们的视线,开始吮吸诗晴的耳垂和玉颈。

“我的什么在操你啊?”

“你……啊……你的阴茎!”

“叫鸡巴!”

“鸡巴……啊……鸡巴……”

“我的鸡巴怎么样啊……韵云姐。”

“大鸡巴……你的大粗鸡巴……姐姐好喜欢你的大粗鸡巴……”

“我的鸡巴……比你老公的怎么样?韵云姐……”

“你……啊……你的鸡巴更大……更粗……你操得我更爽……啊……”

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将灼热的岩浆恣情地喷灌进韵云姐的直肠,韵云姐身颤抖著发出了竭力掩饰的呻吟声,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屁眼也在阵阵收缩,几乎要夹断我阴茎的感觉,我把身体紧紧压在她背后,享受着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接着我抽出肉棒,还没有完全变软的肉棒离开她阴道的时候,我感到好像拔掉瓶塞似的,随着身体结合部位的脱离,发出轻微的“噗”的一声,屁眼又似当初般紧闭。我扶著脱力的韵云姐走下了公共汽车……

(二)膨胀的铁观音自从上次的公共汽车事件以后,我发现了韵云姐淫亵的一面,而之后的生活起了大大的改变。那次以后我更频繁地往她家跑了,而张叔叔早已习以为常,因为我的父母是对超级大忙人,所以我除了晚上回来睡觉,基本上连三餐都在他家吃。

张叔叔因为生意已上了轨道,所以不用天天往公司赶,没事则钓钓鱼,抽空就往公司数数钱。而大多数时间留在家里写论文,他年轻时就喜欢文学,后因为战乱放弃了一段时间,现在有钱有时间了又重执笔杆忆起从前。

而我是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总在离张叔叔近在咫尺的地方猥亵著韵云姐,比如吃饭的时候,我总探下一只手偷偷地抚摩韵云姐浑圆而极富弹性的大腿。韵云姐伏身为张叔叔倒茶的时候,我总悄悄站在她的身后扣挖韵云姐的屁眼,韵云姐的淫液分泌得特别多,每次都弄得我整个手掌湿漉漉的。

这天吃完晚饭,张叔叔又跟往常一样回到客厅看新闻,我则帮着韵云姐收拾餐具。今天她穿了件紧身连衣的韵律服,屁股的痕迹显示出T字内裤的形状,那是件极小的内裤,裤边的带子顺着丰满臀部优美的弧度勾勒出一条淫亵的曲线,而前面饱满的阴户被紧身裤包裹着显出小馒头般的淫邪形状。

而柳腰上那对36E未著胸罩的丰满乳房被紧身衣包裹着硬挺的乳头形成两粒明显地突起,她走起路来两片肥臀一左一右地摇晃,看得我血脉沸腾。即时色心大起,走到韵云姐后面,用暴涨的阳具抵住了她弹性十足的臀部,双手攀上了她圆润饱满的双峰。

“啊……小健……不可以…你张叔叔在那边……”韵云姐转过半边脸来,说话时媚态撩人“不……我要嘛……谁叫韵云姐穿得那么性感……”我一边说著一边将血脉贲张的阳具挤进她的屁股肉,硬挺挺地抵在阴户上,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乳头的部分,手掌用力,柔软又有弹性的乳峰被我弄得大大变形张叔叔家的厨房侧对着客厅,中间只有扇透明的落地玻璃门和及腰的洗涤槽。也就是说张叔叔现在如果转过头来便看到他的老婆正在被我肆意地蹂躐,好刺激啊!

我将手从衣服的两侧探了进去,恣情品尝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淫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乳尖,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我捏弄搓揉,丰满的乳房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尖。

我粗鲁地揉弄著韵云姐的胸部,像一只年青的发情野兽一样饥渴的蹂躏。韵云姐原本丰满的乳房,已被抚弄得更加饱满的。我的唇由颈部一直吸到耳根处,一支手继续蹂躏著双乳,而另外一支手也摸到腹下来了。

我滑向下腹的粗大手指,隔着紧身裤挤入韵云姐饱满的阴户,抚弄著顶部,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顶端,四支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处的部份。薄薄的布料下羞耻的蜜唇无奈地忍受色情的把玩。已经更加涨粗的的火棒乘势夹击,脉动的硕大龟头隔着两层布料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

“呜……嗯……”韵云姐微微地抖动着身子,闭起眼睛,深锁眉头,死命地咬著嘴唇,口中发出极力掩饰的呻吟,丰满的臀部向我不断地挤来。

我再也忍受不了,将她的头按往跨下,拉下拉练,她掏出了我青筋暴涨的阳具,用她那上薄下厚的火红艳唇将我的老二整个含进口中,她的嘴像吸盘一样开始一上一下的吸吮。

“滋……滋……”从韵云姐口中不断发出色情的声响。

我掏出整条被吸得发亮的阳具,用紫色的大龟头在她那光滑而细腻的红唇上顺时间地研磨著,她伸出沾满黏液的舌头,我扶著阳具在她的舌头上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音。

接着在她舌头上抹了一点黏液,将整条阳具往她保养得柔嫩而富有弹性的粉腮上拍去,一下,两下,三下……

“好……好粗大……给我……”韵云姐捉住我的阳具,噘起两片湿润的嘴唇从我的龟头处往下深深地一套,忘乎所以地含弄著。

一会儿她又由阴茎往下舔弄,进而含住我的睾丸,时左时右的吸进吸出,长长睫毛下的美目似有似无地望着我,口中不断分泌出黏液,将我原本涨满的紫色龟头舔弄地更加光亮。

“小健啊,叫你韵云姐给我冲杯茶。咦,韵云呢?”张叔叔转过头望着我说到。

这一声音将我的心都吓到了嗓子眼,幸好中间及腰的洗涤槽正好挡住了张叔叔的视线,我一抬头,赶忙低下头假装在洗碗:“她……她可能回房去了吧……我帮你冲好了。”

“好吧,我要铁观音。小健啊,我跟韵云下星期要去我新开发的海边度假村玩,叫上你爸爸妈妈一起去吧?”张叔叔继续说著。

“好……好啊……”我心虚地应道。张叔叔浑然不知他美艳的老婆正在我的跨下吃着我的阳具,而这似乎使韵云姐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头部更加快速地一上一下,忘情地吮吸着我的马眼。

“那晚上你爸爸回来跟他说一声喔!”张叔叔边喝了口水望着我。

“知……知道了……张叔叔你的茶要大杯还是小杯啊……”我手忙脚乱地找著茶杯。韵云姐肆意地舔弄我的阳具,用手抓住我阳具的根部往她那俏丽的脸庞不断地摩擦,灵巧的舌头像蛇一般在我的阳具上旋转着。

“大杯的,茶叶别放太多,铁观音的叶子的膨胀力很强。”张叔叔拿着遥控器边转台边说道“我下面的家伙膨胀力也很强……”我低头小声咕囔著,边探下身握住圆滚滚的奶子,捏住拉起她娇嫩翘立的乳尖蓓蕾,再往回将乳房大力地揉搓成无耻的形状,用脚拇趾碾压着她敏感的花蕊,那里传来一阵余温,蜜汁随着我脚趾一上一下的研磨透过那薄薄的韵律裤一丝一丝地流到了我的脚趾上。

“嗯……喔……”韵云姐含着我的阳具发出淫秽的哼声。

“你的……阳具好粗……呜……龟头好大……姐姐好喜欢……喔……”韵云姐的舌间顺着鸡巴的中线一路上下地舔来,虽然她还无法将整根肉棒尽根含入,但她尽力的吞入到她的极限,头部上上下下的套著。双手则是回到卵蛋上,在阴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搔著。

韵云姐把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吸数口,右手在下面握住两颗卵蛋,手嘴并用。她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著;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动着大鸡巴,在龟头的马眼口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著、逗著、又用牙齿轻咬我的龟头,双手在我的卵蛋上不停地抚摸、揉捏著。

看着韵云姐媚态十足的样子,我终于忍受不住,感觉小腹一阵紧缩,强烈的快感从我的龟头蔓延到全身,她似乎也感觉到我快射了,抿著嘴唇对我的龟头一阵猛吸,我精关大开,将积蓄已久浓浓的精液射进韵云姐口中,强烈的快感打击着我的神经,射精持续了有20秒之久,而韵云姐仍不住地吮吸着我的阳具,我听到“咕噜…咕噜…”的声响,她将我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吞了下去……

我的邻居张欠叔叔是父亲以前的老部下,由于老爸退伍后对他的相助,使得原本一无所有的他近年生意上有所起色,加上他本身不错的生意头脑跟在部队留下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在前年一次赌命似的生意波澜中成了胜者,身家过了亿。

张叔叔是个重义气的人,或许部队回来的前辈们大都这样。他感激父亲以前的帮助,所以特意买下了我家隔壁的套房,跟我们做起了邻居,并对我疼爱有加,经常叫我去他家玩,不时还偷偷地塞钱给我。

张欠这个人跟他的名字一样,身体上欠缺了些东西,他在当年打越战的时候被子弹打中了肾脏,还是父亲将他从战场上背了回来,后来因为医院的医疗设备差,他被强行摘掉了一个肾,这使他现在的性能力大大下降,至今仍然膝下仍无一儿女,所以他将我像儿子一般地看待,对我疼爱有加,而似乎老天是公平的,张欠拥有一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妻子,叫肖韵云,有着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并有着一米七窕窈的好身材,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丰满圆润的翘臀,以及那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乳房,配上细腻柔滑的肌肤,活脱脱一位火辣尤物。

由于她只大我七岁,加上两家窜门比较频繁,所以她跟我走得很近,经常叫我去她家陪她玩,或看看碟或打电脑游戏。

韵云姐的国文水平很好,我想我之所以国文比其他科目强应该都是拜她所赐。她现在是我们学校的国文教师,教我们班语文,在学校我叫她肖老师,而出了校门我则叫她韵云姐。

韵云姐穿衣服很开放,她喜欢穿尼龙透气布料的连衣裙跟有带子的高根鞋,而且大都低胸,因为她觉得这才能衬出她的好身材,而在家喜欢穿紧身的韵律裤跟宽松的T-shit,而且她穿韵律裤时一般都不穿内裤,每次看到她那晃来晃去饱满高翘的屁股我那18MM的阳具都青筋暴涨地在裤子上撑起帐篷。

张叔叔给韵云姐配了辆奔驰轿车,但她一般都不开去学校,说是影响不好,所以每次上学她都跟我搭公共汽车去,而我因为比较喜欢踢球,所以放学都是她先走,我则跑去球场。但每次都是我先回到家,她才姗姗赶回来,我就一直觉得纳闷。

直到有一天,让我发现了韵云姐不开小车的秘密。

那天放学,我照往常一样踢完球搭上回家的公共汽车,这个时段搭车的人特别多,一上车就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拥入车厢。后续的人群不断挤进,当我站稳的时候发现右手边站着位打扮妖冶的少妇,她穿着粉红紧身的超短连衣裙,前面低胸的叉开得很低,前面两条布带延著乳房往上到颈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而背部露出了一大块,而更令我喷血的是,她衣服上并没有胸罩的条纹痕迹,而那两颗硕大坚挺的奶子看上去有E罩杯了吧!!我忍不住瞄向她那亮丽卷发下的俏脸……

啊!这不是韵云姐吗!我差点叫了出来,然而我在心里暗自思捋著:“她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跟我同个站上的车啊,她去了哪里?”正当我不思其解的时候,我看见韵云姐微张著魅眼,雪白的牙齿轻咬著湿润的下嘴唇,一副痛苦的模样,我刚想开口,发现在她后面一个比她矮上半个头的民工打扮的大叔正在用他的手扣挖著韵云姐那浑圆的屁股,而她扭动着屁股往,脸上浮现著痛苦的神色,这一幕看得我血脉沸腾,球裤里的家伙不安分地翘了起来。

我心想:“不能便宜了那个傻蛋民工。”便随着人流一挤将民工挤开了去,民工不忿地望向我,而刚接触到我愤恨的眼神便乖乖地挪开了。我渐挪站到韵云姐的背后,车内沙丁鱼似的人流拥著,将我和她紧紧地挤著贴在了一块,韵云姐象棉花一样柔软的身体立刻压在我身上,前面的人挤的已经没有一丝缝隙,后面的人还在拚命的往前拥,借着拥挤,我努力的享受着韵云姐身体的触感。

韵云姐身高跟我差不多,她的臀部刚好处在我小腹的三角部位,借着车身的摇晃摆动腰部,早已硬梆梆的肉棒贴在韵云姐屁股中间的裂缝上摩擦,隔着薄薄的衣服,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热乎乎的肉感。

我逐渐加大力度,双腿分开向前靠拢,夹住韵云姐的大腿,腰部也用力向前压迫丰满柔软的屁股,硬梆梆的肉棒开始挤在屁股沟里上下左右的蠕动,可以感觉到韵云姐屁股上的嫩肉被我弄的左右分开。

而她竟然主动地将屁股向我的肉棒挺来,似乎对我的非礼十分享受。我逐渐放大胆量,索性松开吊环,双手从人缝里向前探,缓缓的放在腰间,借着拥挤轻轻的抱住她的腰,哇!感觉比想像中还要细。

我随即晃动腰部,下腹紧紧贴在她屁股上,我逐渐放肆起来的抚摸,可以感觉到她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我一步步的加大力度,伸进短裙里的双手贴在韵云姐完全裸露在T字裤外面丰满的屁股上,挑逗似的抚摸那里滑嫩的肌肤……

薄薄的超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我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韵云姐的嫩面绯红,呼吸开始急促……

我探进T字内裤的边缘,抚上韵云姐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她隐秘的草地。发现这里早已泛滥成灾,我拨开湿漉漉的内裤,摸向了韵云姐神秘的花园……突然碰到一根硬硬的东西,正在有旋律地转动着,随着它的转动在她的周围不断地流出滑不溜手的淫液,将我整个手掌都打湿了。难道是电动阳具?没想到在韵云姐平日端庄贤淑的一面下竟然还隐藏如此淫荡的一面。

“韵云姐……”我吐著深深的气息在她耳边念出她的名字。

“喔……小健……怎么会是你……喔……嗯……”韵云姐转过半个头来幽幽地望着我。

“韵云姐……你的屁股好有弹性……夹得我好舒服喔……”我贴在韵云姐的耳边很小声地说到。

“小健……怎么是你……不……不要……嗯……喔……”韵云姐说着边小幅度地随着我按向电动棒的手不断扭著屁股。

“韵云姐……原来你每天都比我晚回……就是为了穿得这么火辣让男人非礼你……”我左手抓住电动棒的柄将震动调至最强顺时针最大幅度地搅弄她的蜜穴,伸出右手紧贴在她两片肥而挺翘的屁股缝之间,中指不断撮弄她早已被淫液浸湿的屁眼。

“啊……不要……喔……小健……我是你姐姐呀……喔……我老公是你张叔叔啊……”韵云姐口中说著翘臀却越发紧凑地向我扣著屁眼的手挤来。

“不行……谁叫韵云姐那么诱人……我好喜欢你……”我淫欲高涨,索性在球裤边掏出了早已血脉贲张的老二,抵住了韵云姐的菊花蕾,那里早已被淫液滑得一塌糊涂,我腰一沈,稍一用力,挤开了洞口的嫩肉,直挺挺地插了进去。

“啊……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插我的屁眼……”韵云姐发出细微的哼声,洁白的牙齿咬著性感的红唇,苗条玲珑的身体轻轻扭动着。我感觉到她壁内的嫩肉包围着我的老二并在不断地收缩,我开始了开始很小幅度的有节奏的抽插,并用右手的中指狠狠地抵住按摩棒往内按,食指在韵云姐那粉嫩而敏感的阴蒂上划动,一下,两下,三下……

“喔……喔……嗯……”随着那小幅度的运动,那肉棒又更为深入体内,而韵云姐喉咙深处的闷绝叫声也愈叫愈压抑不住。

我开始袭上她的胸乳肆虐,从那层薄薄的布料中被剥露出来的丰满娇挺的嫩乳,好像韵云姐苗条纤细的身段上翘起著两个饱满的小丘,和臀部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半球形,我粗大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两个肉球尽情地揉弄著。

蜜穴里的电动棒搅弄著淫液来回地旋转着,我感到插在屁眼里的阴茎被电动棒旋转而顶起的臂肉不断抚弄著龟头。

“韵云姐……你出门小穴里……还插著电动棒……好淫荡喔……”我硕大的火棒在她的淫穴中贯穿,粗壮的蘑菇头不断刮弄著穴壁上的肉粒。

“不要……你不要跟张叔叔说……喔……”韵云姐扭动着身躯,充满弹性的翘臀挨着我的小腹使劲地旋转。

“我不会说的……但你要乖乖让我插哦……”丰满雪嫩的乳峰我的魔掌中扭曲变形,揉面球似的被揉搓的一片潮红。

“好……我让你插……”韵云姐的美目微张,肢体发生很大的扭动,喉咙深处还发出好像在抽泣的声音,那是因为性感带被人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

“韵云姐……你的屁眼好紧……里面好滑啊……”我运用那巧妙的手指,从下腹一直到大腿间的底部,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食指将电动棒往淫穴最深处死命地塞,粗壮的肉棒一抽一插不断摩擦她屁眼里的嫩肉。

“不……不要……说这么淫的话……我受不了……”韵云姐的后庭蜜洞不自主地收缩夹紧我的阳具,而前面的花芯也由于电动棒的扭动不断地从深处渗出花蜜。

“但是你的屁股好翘好有弹性…我好想用力插喔…”我说着边捧起她的柳腰,挺起阴茎往她屁眼深处一记强顶。

“啊……不行……这里好多人……”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两颊绯红地在我耳边低喘。

“在这么多人面前插你屁眼……你好有快感吧!”我粗大的阴茎不断挤进又抽出,中指和著淫液压在她肿涨的阴核上使劲地揉搓。

“呜……好刺激……好粗……你的东西好粗啊……”韵云姐的屁股死命向后挤着我的阴茎,丰满的乳房对着车内的扶柱不断摩擦。

“韵云姐……叫我插你……”

“不……不要……我……说不出口……”

“说啊……韵云姐……”我将粗大而坚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

“啊……我说……我说……插……插我……”

“再火辣一点……”

“你饶了我吧……我……我说不出来……”

“不说么……韵云姐……”

我灼热的龟头紧顶住柔嫩的菊花口,粗大的肉棒在韵云姐紧窄的蜜洞中威胁地缓慢摇动,猛地向外抽出。

“别……啊……我说……”

“来…贴在我耳边说……”

“干……干我……用力地干我……”

“继续说……”

“操……操我……我好喜欢小健操我……操死我……”

韵云姐耳边传来我粗重的呼吸,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她的耳朵。我巧妙地利用身体隔断周围人们的视线,开始吮吸诗晴的耳垂和玉颈。

“我的什么在操你啊?”

“你……啊……你的阴茎!”

“叫鸡巴!”

“鸡巴……啊……鸡巴……”

“我的鸡巴怎么样啊……韵云姐。”

“大鸡巴……你的大粗鸡巴……姐姐好喜欢你的大粗鸡巴……”

“我的鸡巴……比你老公的怎么样?韵云姐……”

“你……啊……你的鸡巴更大……更粗……你操得我更爽……啊……”

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将灼热的岩浆恣情地喷灌进韵云姐的直肠,韵云姐身颤抖著发出了竭力掩饰的呻吟声,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屁眼也在阵阵收缩,几乎要夹断我阴茎的感觉,我把身体紧紧压在她背后,享受着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接着我抽出肉棒,还没有完全变软的肉棒离开她阴道的时候,我感到好像拔掉瓶塞似的,随着身体结合部位的脱离,发出轻微的“噗”的一声,屁眼又似当初般紧闭。我扶著脱力的韵云姐走下了公共汽车……

(二)膨胀的铁观音自从上次的公共汽车事件以后,我发现了韵云姐淫亵的一面,而之后的生活起了大大的改变。那次以后我更频繁地往她家跑了,而张叔叔早已习以为常,因为我的父母是对超级大忙人,所以我除了晚上回来睡觉,基本上连三餐都在他家吃。

张叔叔因为生意已上了轨道,所以不用天天往公司赶,没事则钓钓鱼,抽空就往公司数数钱。而大多数时间留在家里写论文,他年轻时就喜欢文学,后因为战乱放弃了一段时间,现在有钱有时间了又重执笔杆忆起从前。

而我是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总在离张叔叔近在咫尺的地方猥亵著韵云姐,比如吃饭的时候,我总探下一只手偷偷地抚摩韵云姐浑圆而极富弹性的大腿。韵云姐伏身为张叔叔倒茶的时候,我总悄悄站在她的身后扣挖韵云姐的屁眼,韵云姐的淫液分泌得特别多,每次都弄得我整个手掌湿漉漉的。

这天吃完晚饭,张叔叔又跟往常一样回到客厅看新闻,我则帮着韵云姐收拾餐具。今天她穿了件紧身连衣的韵律服,屁股的痕迹显示出T字内裤的形状,那是件极小的内裤,裤边的带子顺着丰满臀部优美的弧度勾勒出一条淫亵的曲线,而前面饱满的阴户被紧身裤包裹着显出小馒头般的淫邪形状。

而柳腰上那对36E未著胸罩的丰满乳房被紧身衣包裹着硬挺的乳头形成两粒明显地突起,她走起路来两片肥臀一左一右地摇晃,看得我血脉沸腾。即时色心大起,走到韵云姐后面,用暴涨的阳具抵住了她弹性十足的臀部,双手攀上了她圆润饱满的双峰。

“啊……小健……不可以…你张叔叔在那边……”韵云姐转过半边脸来,说话时媚态撩人“不……我要嘛……谁叫韵云姐穿得那么性感……”我一边说著一边将血脉贲张的阳具挤进她的屁股肉,硬挺挺地抵在阴户上,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乳头的部分,手掌用力,柔软又有弹性的乳峰被我弄得大大变形张叔叔家的厨房侧对着客厅,中间只有扇透明的落地玻璃门和及腰的洗涤槽。也就是说张叔叔现在如果转过头来便看到他的老婆正在被我肆意地蹂躐,好刺激啊!

我将手从衣服的两侧探了进去,恣情品尝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淫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乳尖,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我捏弄搓揉,丰满的乳房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尖。

我粗鲁地揉弄著韵云姐的胸部,像一只年青的发情野兽一样饥渴的蹂躏。韵云姐原本丰满的乳房,已被抚弄得更加饱满的。我的唇由颈部一直吸到耳根处,一支手继续蹂躏著双乳,而另外一支手也摸到腹下来了。

我滑向下腹的粗大手指,隔着紧身裤挤入韵云姐饱满的阴户,抚弄著顶部,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顶端,四支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处的部份。薄薄的布料下羞耻的蜜唇无奈地忍受色情的把玩。已经更加涨粗的的火棒乘势夹击,脉动的硕大龟头隔着两层布料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

“呜……嗯……”韵云姐微微地抖动着身子,闭起眼睛,深锁眉头,死命地咬著嘴唇,口中发出极力掩饰的呻吟,丰满的臀部向我不断地挤来。

我再也忍受不了,将她的头按往跨下,拉下拉练,她掏出了我青筋暴涨的阳具,用她那上薄下厚的火红艳唇将我的老二整个含进口中,她的嘴像吸盘一样开始一上一下的吸吮。

“滋……滋……”从韵云姐口中不断发出色情的声响。

我掏出整条被吸得发亮的阳具,用紫色的大龟头在她那光滑而细腻的红唇上顺时间地研磨著,她伸出沾满黏液的舌头,我扶著阳具在她的舌头上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音。

接着在她舌头上抹了一点黏液,将整条阳具往她保养得柔嫩而富有弹性的粉腮上拍去,一下,两下,三下……

“好……好粗大……给我……”韵云姐捉住我的阳具,噘起两片湿润的嘴唇从我的龟头处往下深深地一套,忘乎所以地含弄著。

一会儿她又由阴茎往下舔弄,进而含住我的睾丸,时左时右的吸进吸出,长长睫毛下的美目似有似无地望着我,口中不断分泌出黏液,将我原本涨满的紫色龟头舔弄地更加光亮。

“小健啊,叫你韵云姐给我冲杯茶。咦,韵云呢?”张叔叔转过头望着我说到。

这一声音将我的心都吓到了嗓子眼,幸好中间及腰的洗涤槽正好挡住了张叔叔的视线,我一抬头,赶忙低下头假装在洗碗:“她……她可能回房去了吧……我帮你冲好了。”

“好吧,我要铁观音。小健啊,我跟韵云下星期要去我新开发的海边度假村玩,叫上你爸爸妈妈一起去吧?”张叔叔继续说著。

“好……好啊……”我心虚地应道。张叔叔浑然不知他美艳的老婆正在我的跨下吃着我的阳具,而这似乎使韵云姐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头部更加快速地一上一下,忘情地吮吸着我的马眼。

“那晚上你爸爸回来跟他说一声喔!”张叔叔边喝了口水望着我。

“知……知道了……张叔叔你的茶要大杯还是小杯啊……”我手忙脚乱地找著茶杯。韵云姐肆意地舔弄我的阳具,用手抓住我阳具的根部往她那俏丽的脸庞不断地摩擦,灵巧的舌头像蛇一般在我的阳具上旋转着。

“大杯的,茶叶别放太多,铁观音的叶子的膨胀力很强。”张叔叔拿着遥控器边转台边说道“我下面的家伙膨胀力也很强……”我低头小声咕囔著,边探下身握住圆滚滚的奶子,捏住拉起她娇嫩翘立的乳尖蓓蕾,再往回将乳房大力地揉搓成无耻的形状,用脚拇趾碾压着她敏感的花蕊,那里传来一阵余温,蜜汁随着我脚趾一上一下的研磨透过那薄薄的韵律裤一丝一丝地流到了我的脚趾上。

“嗯……喔……”韵云姐含着我的阳具发出淫秽的哼声。

“你的……阳具好粗……呜……龟头好大……姐姐好喜欢……喔……”韵云姐的舌间顺着鸡巴的中线一路上下地舔来,虽然她还无法将整根肉棒尽根含入,但她尽力的吞入到她的极限,头部上上下下的套著。双手则是回到卵蛋上,在阴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搔著。

韵云姐把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吸数口,右手在下面握住两颗卵蛋,手嘴并用。她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著;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动着大鸡巴,在龟头的马眼口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著、逗著、又用牙齿轻咬我的龟头,双手在我的卵蛋上不停地抚摸、揉捏著。

看着韵云姐媚态十足的样子,我终于忍受不住,感觉小腹一阵紧缩,强烈的快感从我的龟头蔓延到全身,她似乎也感觉到我快射了,抿著嘴唇对我的龟头一阵猛吸,我精关大开,将积蓄已久浓浓的精液射进韵云姐口中,强烈的快感打击着我的神经,射精持续了有20秒之久,而韵云姐仍不住地吮吸着我的阳具,我听到“咕噜…咕噜…”的声响,她将我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吞了下去……

喜欢就顶一下!!!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aysq369@gmail.com 网站地图

警告:国产在线聚合资源网收集的资源来源于全球互联网,资源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 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Warning: The website collected by this website comes from the global Internet. The website cont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ite. The website is maintain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protected by US law. If the visitor's laws do not allow it, please leave by yourself!

Copyright 2019 国产在线聚合资源(wnsvod.com)